当前位置:三齐王历史疯狂电扇
疯狂电扇
2022-12-03

别开开关

陆林有点儿不明白,现在的天气,怎么可以这么热。都10月份了,从教室到食堂走了一圈回来,他就已经满身的汗水。打开新搬入的宿舍的门,刚要扭开墙上的开关,耳畔响起一个细微的声音: “千万不要开风扇!”

“谁啊?”他门里门外都看了个遍,没人。

听岔了?

陆林按下墙上的开关,眼前顿时一阵模糊。

屋顶中央的风扇“吱嘎”叫了两声,摇摇晃晃地转了起来,积存在风扇上的灰尘纷纷落了下来。

陆林站到屋中央,吹了两圈,不但没感到任何清凉,听着风扇“吱吱嘎嘎”的声音,反而觉得摇摇欲坠的它随时都会砸下来似的。

这时候,电话响了,是安云打来的。

“好小子,你又逃课?搬到我给你新找的宿舍了?”

“我刚刚进来呢。”陆林随口附和着,对方是学校学工部的老师,听说了陆林的爸爸陆李的名字,就格外照顾他。没办法,谁让他陆家的关系网这么庞大呢?

这不,他刚说集体宿舍天气热了味太重,对方就立马给他安排到这个单间的教师公寓。

“不过安叔,你不是说有空调的吗?这屋子,一看就空置很久了。”

“好小子,是有空调啊。安叔啥时候骗你了,你说热,,昨天才给你装的全新的呢。”

“你……你自己听听,就这一个破吊扇。”陆林把手举了起来,风扇“吱吱嘎嘎”的声音顺着信号传到了安云耳朵里。

“我找了半天,您这空调在哪儿呢?”他收回手机,没好气地追问道。

“真的……真的只有个吊扇?”对面的安叔叔语气瞬间变得支支吾吾, “屋子……看起来也真的很久没人住过了?”

“对……对啊。”陆林听着对方声音,意识到肯定出了什么问题, 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

对方没再说话,整个房间,不知怎的,地上满是灰尘。风扇的“吱嘎”声听起来格外刺耳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空气中的温度早已冷却了下来,令陆林觉得寒气逼人。

“你……”电话那头的安叔叔终于说话了, “你现在可以去看看,你进的这间房间的号码吗?”

“号码?”陆林这才回过神来,一转身, “啊”地惊叫了一声,与此同时,他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 当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被囚禁在一间屋子里。然而,噩梦才刚刚开始……

1.囚徒

我扯下眼罩,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屋子里。墙上有一个铁门,铁门旁还有个十厘米见方的小门。

屋里有灯,光线尚可。屋子中央有张桌子,桌旁围着四张椅子,其中有三张都坐了人。角落里有张通铺,只够挤下两三个人。

把我抓进屋子的人,没收了我身上所有的东西,还在我耳边反复地说着一句话:“必须死一个。”我胆战心惊,脑子里一直在思索那句话的意思。

我忐忑不安地坐在椅子上,和那三个人聊了起来。年纪最轻的叫小丁,和我相仿的叫大周,稍大些的叫老刘。他们都是和我一样,被抓进这个屋子里来的。

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,“啪”的一声,小门开了,从外面递进来一块碗大的面包。我们都饿了,但只有一块面包,该给谁吃呢?这时,小丁出了个主意:我们都讲讲自己是怎么被抓进屋子里来的,谁最倒霉,这块面包就给谁。

大家都同意了。

2.故事

小丁第一个开头了。

“那天,下着暴雨,能见度非常低,我开着一辆跑车,正往家里赶。突然,我发现一个女人出现在高速公路的中间,她居然没打伞,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,直愣愣地站着,一动不动。

“我赶紧急刹车,车在离她不到10公分的地方停住了。她估计也吓得不轻,身子一歪,趴倒在车上。我赶紧下车,一把将她抱起。借着路灯,我这才发现她长得十分美艳,大雨把她淋得透透的,睡衣如薄纱般裹在她身上,勾勒出她曼妙玲珑的身段。

“我连忙把她抱上车,掐了掐她的人中,又往她嘴里灌了些温水,她这才渐渐苏醒了过来。

“我问她家在什么地方。她却用恐惧的眼神看着我,一个劲地摇头,一句话也不说。没办法,我只好开车去了附近一家酒店,用我的身份证开了间房,让她好好休息。

“谁知第二天,我再去酒店找她的时候,酒店的管理人员却说她已经自杀了。我大吃一惊,失魂落魄地出了酒店,谁知突然被人捆住,蒙起眼,塞进了一辆车里。然后我就被关到了这里。”

小丁说完,叹了口气,眼神顿时伤感了起来。众人也一阵唏嘘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电话那头的安云急切地追问道。

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”陆林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,嘴里的话,一直连不成句,

“是不是,是不是宿舍门不见了?”对方再次问道。

是的,门没了,四周都是一模一样雪白色的墙壁——他刚刚的确是从门里走进来的,现在,它哪里去了?

陆林此刻宛如处在一个封闭的盒子里面,像只受惊的小鸡,他甚至幼稚地掐了一下脸,痛得龇牙咧嘴。 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终于,他哭了出来,对着电话叫道。

“开不得啊,开不得啊……你……你怎么开启了那架吊扇?”安云的声音和陆林一样惊恐。

吊扇?!

陆林想起刚刚进门时听到的那声“千万不要开风扇”,心里一怔。一抬头, “哐当”一声响,他的眼前一片漆黑——这架“吱吱嘎嘎”的风扇,终于掉了下来,并且不偏不倚砸在了他的头上。

从天而降的尸体

上完课的成阳和杜小明一边抱怨天热一边掏出钥匙,打开宿舍门,第一时间就按下了墙上的风扇开关。

“这么热的天,陆林那小子跑哪儿鬼混去了?”成阳一边脱衣服,一边嘀咕着问道。

“他不是说去找他爸爸的朋友安老师,给咱们换个宿舍吗?”杜小明端起盆子回答。

两个人啥也没想,拿起东西去了宿舍楼道两边的公共浴室。

寝室里瞬间安静下来,只有风扇“呼呼”吹着的声音。

十几分钟以后,成阳和杜小明回来了。一推门,就看到呈“大”字躺在地板上的室友——陆林。

“你小子怎么了,给人煮了?”走在前面的杜小明以为对方又喝醉了,才睡地板上的。故意伸出脚去踢陆林,却不想才刚刚接触到对方的身体,就触电一般地缩了回来,跳到了一边。

“怎么了?”走在杜小明后面的成阳看着他瞬间就变得惨白的脸,疑惑地问道。

“他……他……”杜小明指着陆林,半天才说出来, “他的身体是僵硬的。”

成阳两秒后才理解到这话的意思。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探了探,真的没有了鼻息,陆林的身体早已凉了。

成阳选修过尸检,看这尸体的状态,陆林已经死了不下半天了。

“死了?”

“死了!”上一页1234下一页

两个男生面面相觑,顿时就没了主意,整个空间,只有头顶风扇的转动声。不知道是不是刚冲完澡的原因,两人都感觉异常的冷。

就在这时候,地上已经僵硬的陆林突然动了起来,抬起头,用手指羞天花板:“关……关……”

看到这一幕,两人的腿瞬间软了。

好大会儿,两个人才反应过来,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,拔腿就往外冲了出去。

不知道跑了多久,直到站到阳光里,两人才缓过气,感觉终于回到了人间。

杜小明面色异常得难看: “咱们,咱们还是报警吧。”

“报警?”成阳看了杜小明一眼,嘴里喘着粗气, “暂且不追究陆林是怎么死,死在哪儿的。要是警察问尸体怎么会出现在宿舍里,我们怎么说?”

对啊,陆林既然已经死了,那这尸体是怎么跑到宿舍里来的?成阳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个问题。

“那……”被成阳这么一说,杜小明瞬间意识到事情有些蹊跷, “那怎么办啊?”

怎么办?室友不知是死在何处,怎么死的,尸体还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的寝室里。成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“还有,刚刚我……”杜小明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,试探性地问道, “我们是不是眼花了?”

成阳依旧没回答杜小明,因为他知道,刚刚那一幕绝不是幻觉。身体已经僵硬了的陆林,真的动了,并且还说了话。

“哎呀,小阳,你倒是说句话啊。”杜小明快哭出来了。

就在这时候,一辆警车呼啸着开进了学校,直奔男生宿舍楼去了。

两个人对视了一眼,同时反应过来,剐刚只顾着往外冲,宿舍门忘关了。干 尸

两人刚刚冲回宿舍,警察就已经封锁了整栋楼。

他们的寝室在第5层,上楼的时候,不断有学生面色惊恐地奔下来,当看到他俩对,就像老鼠见到猫一般,躲得远远的。

两人还没到宿舍,隔壁寝室的几个人就随着几名抬着单架的医务人员急匆匆地跑下楼。而单架上,躺着的正是隔壁宿舍的程诚,对方的眼睛瞪得老大,却没有任何光芒,双手在医务人员的压制下依旧不停地挥舞着,嘴里吐着白色泡沫的同时还在叫喊着: “鬼,鬼……”

“他,他怎么了?”成阳抓住程诚的室友,问道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徐晓慧班上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,名字叫陈书艺,她已经被推选为院花,用男生们的话说,陈书艺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。

徐晓慧也注意看过,陈书艺眼睛的确很漂亮。圆圆?a href=http://www.jpgushi.com/gsdq/nanyou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男友酆诹梁诹恋模ζ鹄吹氖焙蛲淦鹄矗孟裱劬σ苍谛Γ压氖焙蜓鄯豪峄ǎ苤钦帕车那樾鳎坪醵际谴幽撬劬Υ莩隼吹摹?/p>

陈书艺除了眼睛漂亮,整张脸也很好,小瓜子脸上,殷红的樱桃小口,挺翘的小鼻子,确实有日漫风美女的感觉。

陈书艺不爱说话,很多时候,她的意思都是靠她的眼神表达。

一天晚上,徐晓慧忍不住要上厕所,走廊上灯光很亮,厕所里却很昏暗。走进厕所,就听到窃窃私语的声音,徐晓慧很奇怪,这么晚了谁还躲在厕所聊天?而且好像只听到一个人的声音。徐晓慧不由得汗毛直立。

突然,其中一个隔间的门打开,看到里面的人,徐晓慧松了一口气,说:“陈书艺是你啊,吓到我了。”

徐晓慧只见陈书艺眼角像嘴唇一样向上翘,发出冷笑,那漆黑的眼珠突然张开,露出牙齿,那本应该是眼珠的地方像嘴唇一样张开说:“现在还吓到你了吗?”

“你、你的眼睛……”徐晓慧只感觉全身僵硬,想说话舌头都捋不顺了。

陈书艺的眼睛竟然开口说了话:“你们不是都说我会说话吗?这可不是骗人的哦,而且……”

陈书艺突然靠近了,用阴森地语气说:“它还会吃肉哟!”

徐晓慧只觉得脖子一疼,陈书艺那双眼睛已经在她的脖子上咬出了一个大洞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